民主党初选拜登大翻盘,他离与特朗普PK还有多远?_桑德斯居

民主党初选拜登大翻盘,他离与特朗普PK还有多远?_桑德斯居
原标题:民主党初选拜登大翻盘,他离与特朗普PK还有多远? 彭博宣布退选改为支持拜登 遭特朗普嘲笑 (2月29日,南卡罗来纳州民主党初选活动中,美国无国界教育主席、爱荷华州华人协会执行主席燕晓哲与候选人拜登在一起。(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当地时间3月3日,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迎来关键的“超级星期二”。民主党初选在14个州和一个海外领地(美属萨摩亚)展开,产生1344张承诺代表票,占全国代表总数的34%。 截至北京时间19时,选票统计仍在紧张进行中。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实时统计结果,拜登获得345张承诺代表票,桑德斯居次席,获得269张,沃伦、布隆伯格和加巴德分别获得25、6和1张承诺代表票,还有逾半数未有归属。 从当前公布的选举结果来看,初选前三站开局不利的拜登实现了大翻盘,拿下9个州,其中7个为南部州,桑德斯则守住了加利福尼亚、佛蒙特等老地盘,而沃伦在本土选区马萨诸塞州中惨败,布隆伯格将近五亿美元的竞选投入所带来的选票远不如预期,这是民主党初选重新洗牌的一天。 老问题:谁能击败特朗普? “超级星期二”是初选中产生承诺代表数最多的一天,选举覆盖人口占全美人口的近40%,其中不乏加州和得克萨斯州等大州。与承诺代表数仅占不到4%的前四个州相比,“超级星期二”的起跑才意味着民主党初选真正意义的开始。 “超级星期二”过后,民主党初选近40%的承诺代表票将分配完毕。对于领跑者而言,这是扩大战果、巩固乃至锁定胜选优势的关键选举,对于追赶者而言,这是打翻身仗不可错失的良机。历史数据显示,自1988年以来的8次民主党初选中,“超级星期二”的胜者都获得了最终提名。 这次选举的重要之处,还在于其覆盖了从保守的南部州到自由的新英格兰地区,从白人聚居的中西部到少数族裔集中的西部沿海地带,选民结构比美国整体更加多元,因而也更能检验参选人在不同性别、年龄、肤色人群中的号召力,这对之后的初选意义重大。 在南卡罗来纳州初选之前,拜登连吃败仗,颓势尽显,一度被认为没有希望。但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风向标”意义的减弱,使拜登仍指望用一场大胜扭转势头。果不其然,凭借超过60%非洲裔选民的支持,拜登成功守住南卡罗来纳州,向选民证明其仍然是民主党内击败特朗普的不二人选。此后布蒂吉格、克洛布彻的相继退选并转而支持拜登,明显加速了民主党温和派的整合,这成为拜登“超级星期二”攻城略地的最大利好。 在此次选举中,拜登首先保住了非洲裔选民占多数的南方七州,其中包括得克萨斯、北卡罗来纳、弗吉尼亚等承诺代表票较多的州,并且选举结果均优于选前预期,称得上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在民主党内的蓄力支持态势之下,拜登在东北部的马萨诸塞州和中西部的明尼苏达州均有斩获,进一步扩大了竞选基础,并能以“可选性”为由头争取更多温和派选民的支持,从而在与桑德斯的后来对决中占得上风。 “超级星期二”之后,拜登的主要目标,就在于用强劲的势头迫使其他参选人退出,将初选拖入与桑德斯一对一的对决。因为只要将初选变成一场意识形态对立的选举,那么桑德斯就很难凭借其“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号吸引更广泛的支持。接下来,拜登即便不能在选举中赢得绝对多数,到了7月的全国代表大会,也仍会是超级代表们的首要人选,这将有助于其最终出线。 对桑德斯来说,“超级星期二”的初衷在于巩固并扩大领跑优势,尽可能将拜登等其他追赶者甩在身后,这将有助于其建立势如破竹的选举态势。然而,从选举结果来看,桑德斯的这一愿望被民主党的体制力量打破。接下来,他必须为更为艰难的选战做好准备。 桑德斯的第二个愿望,或许是尽可能避免初选阵营尤其是温和派参选人队伍的急剧缩小,不陷入与拜登之间的巷战。如果初选持续表现为三个及以上参选人的选举,那么对桑德斯将十分有利,这样可以有效分散拜登的温和派选票,使自己凭借相对多数的优势脱颖而出。这是桑德斯方面未要求沃伦退出的主要原因,因为后者可以吸收已退选的布蒂吉格等人的部分选票,使拜登难以实现完全整合。桑德斯一直呼吁,初选中多数票的获得者应当成为全国代表大会的当然胜选者,这显然是一种策略,意在制造舆论和道德上的压力,避免在大会上被民主党“做掉”。 但是,温和派的快速整合令桑德斯始料未及。这时候,表现惨淡的沃伦如果不退选,反而阻碍了进步派选票的合拢,加大桑德斯未来竞选的难度。这一切,归根结底在于桑德斯的领跑优势逐渐被蚕食的现实,而桑德斯恐怕没有太多等待的时间。 新困境:会走向“僵局大会”吗? 尽管当前民主党初选的主要参选人已减少为五位,但仍不算少数。从历史上看,2008年初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后,民主党方面的主要参选人就已减少至三位,实际上变成希拉里与奥巴马的比拼。2016年的初选,则早在爱荷华州初选后就变成了希拉里与桑德斯之间的对决。 “超级星期二”之后,沃伦或布隆伯格将需要认真思考是否继续参选。如果他们没有退出,那么仍将吸走有限的票源,也会使得初选变为桑德斯与拜登一对一竞逐格局的时间继续往后拖延。 而多人混战局面的长期化,将导向没有参选人获得1991张过半承诺代表票的结果,使民主党初选进入僵局大会(Contested Convention),留待7月的密尔沃基全国代表大会一决胜负。对民主党建制派而言,这是乐见其成的结果,因为政党力量将在全国代表大会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保送”他们青睐的参选人胜出。 不过,从长远看,选战如果变成激进派与温和派之间的意识形态碰撞,将加剧党内分裂,造成难以愈合的选后裂痕,不仅不利于民主党对大选进行提前部署,还会让后面与特朗普及其领导下的共和党进行的对决增加获胜的难度。 目前来看,已近尾声的“超级星期二”所开启的其实是一场豪赌,而不幸的是,摆在民主党人面前的有两杯毒酒,是他们需要尽快选择饮哪一杯的时候了。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